您現在的位置:首頁 > 新業態

海外博物館里的“開年第一展”有哪些必赴之約

時間:2020-01-02 來源:文匯報 作者:

2020年拉開序幕,海外知名的博物館里都在展出什么?對于藝術愛好者來說,有哪些必赴之約?

很多展覽不局限于聚焦某一特定的藝術大師、藝術流派,而似乎呈現出融合的趨勢,或對不同文化進行綜合考察,或將過去與當下串聯探討,體現出當下文博界一些新的策展思路。

從大英博物館的“風尚東來:西方藝術中的伊斯蘭影響”,到烏菲齊美術館的“從古典時期到現代的鞋類”,藝術作品展現出的文化流變饒有趣味,東方與西方、古典與現代、對他者的認識和對自我身份的認同等等,都將碰撞出新的火花。

而如東京國立博物館的“《日本書紀》1300年特別展覽:出云與大和”、韓國國立中央博物館的“加耶本性——劍和弦”等展覽,則將關注點放在古老的傳說、久遠的歷史,窺探它們的影響如何綿延至今。

揭示文化發展的流變:

吸納異域元素,或是激活古老傳統,種種相對的二者都在創造著動態的推演

文化的交流與變遷,是怎樣發生的?東方與西方,古典與現代,對他者的認識和對自我身份的認同……種種相對的二者,如何隨著時間的推移,創造著動態的推演?這些話題,正越來越為今天的文博界所關注。我們能從不少博物館的“開年第一展”中,看到以物質證據加以觀察、分析的一些探討,或將產生新的解讀視角。

正于大英博物館舉辦的特展“風尚東來:西方藝術中的伊斯蘭影響”,聚焦的就是東西方文化藝術交流,探索位于“西方”的歐洲、北美與身處“東方”的北非、中東之間漫長而復雜的文化互動。展覽的時間線從15世紀開始,匯集來自歐洲、北美、中東和北非等不同地域的展品,種類包括陶瓷、攝影、玻璃器、珠寶、服飾和當代藝術等。

在歐洲和北美的藝術中,所謂的“東方”常常被描繪成美麗與神秘之地,幻想和現實之間的界限是模糊的。由此展現的并非真正的東方生活,而是一種對于“他者”的想象,一種扭曲的狀態。19世紀,這一趨勢到達頂峰,在這一時期的藝術品中可以清晰看到這一現象。展覽中Rudolf Weisse的作品《擲骰子的人》便是一例。Rudolf Weisse在繪畫生涯的早期專注東方題材,以回應當時的市場對這類新奇事物的喜好。畫作描繪的是埃及人的日常生活,雖然畫家進行過實際觀察,但畫作看起來似乎并不真實。

這些文化和藝術交流的歷史由朝圣、戰爭、外交、殖民利益或僅僅是對藝術技巧的興趣等多方因素所開啟。從19世紀法國產的一件琺瑯玻璃燈可以直觀地看到歐洲對東方藝術的興趣。這件作品直接模仿自14世紀埃及和敘利亞地區的琺瑯玻璃燈,是歐洲工匠被阿拉伯紋飾以及清真寺獨特的梨形燈所吸引用當時剛剛重新發現的琺瑯玻璃技術制作而成。同時,展覽并非只關注往昔,當下仍然能夠被感受到的文化互動也在展覽中有體現。

提到西方人對東方藝術的興趣,盧浮宮正在推出的特展“喬治斯·馬爾托和他的收藏——東方的品味”,或許是一個有意思的注腳。展覽展示的是喬治斯·馬爾托的收藏。喬治斯·馬爾托(1851-1916年)是一位工程師,同時也熱衷于東方藝術的收藏,這些藏品在他死后被捐贈給了盧浮宮博物館、法國國家圖書館等機構,極大地豐富了法國的國家收藏。馬爾托的東方藝術收藏包括來自遠東和伊斯蘭世界的織物,日本的藝術作品,也有印度、波斯文化的書籍藝術等。在展覽中,觀眾可以看到這些收藏,也從一個角度折射出當時西方社會對東方的好奇和興趣。藝術會吸納其他地域的元素,也會隨著時間流逝,或發展出新的風格,或讓古典元素在新的時代煥發生機。

烏菲齊美術館正在展出的“從古典時期到現代的鞋類”展覽,就讓人們留意到這樣的現象。展覽的主題從“鞋”切入,展品時間跨度極大,從考古發掘出土物到上世紀的鞋與模型,探討從古典時期到現代鞋類的歷史、社會角色和象征價值。在古典時代,鞋與身份緊密相關,通過鞋底的厚度、顏色和裝飾等,人們可以判斷穿著者的身份特征,考古出土品給了人們豐富的信息,浮雕、雕塑和花瓶上的圖像則作為考古證據的補充與擴展。饒有意味的是,展覽也通過時尚和電影兩個渠道,探索20世紀文化中這些古老的鞋類扮演著怎樣的角色。在這一板塊中,上世紀意大利頂尖設計師的鞋與龐貝鞋業(意大利最著名的電影鞋類制造商)的模型一起展出,看古典時期的鞋類以怎樣的面貌出現在現當代。展品中有一件約瑟夫·L·曼凱維奇執導的《埃及艷后》中出現的一雙鞋,就是上世紀60年代對古代涼鞋進行重現的案例。

這家美術館的另一特展 “房間中的天堂——文藝復興時期佛羅倫薩和羅馬的木質屋頂”,則將視線集中在文藝復興時期。人們能夠看到,在15、16世紀佛羅倫薩和羅馬的教堂、宮殿的翻修中,古希臘、古羅馬之風以新的姿態重新席卷而來,從中卻又透出古典時期的影子。當時,木質的天花板被稱為“天堂”,既是室內空間的結構性部件,又是一種裝飾,同時匯集技術、藝術和象征性表現。

探尋神秘過往的存在:

傳說是否確實發生過?很久很久以前人們的生活呈現出何種面貌?

對于自身的歷史,人們總是充滿好奇。傳說是否確實發生過?很久很久以前,人們的物質與精神生活究竟呈現出何種面貌?與今天存在什么異同?了解它們,對于認識當下有什么樣的幫助?今年不少博物館的“開年第一展”,將目光投向悠久的過往,無論是那些籠上神秘色彩的神話傳說,還是那些真實存在過的古老歷史。

大英博物館的展覽“特洛伊:神話與現實”探究的是膾炙人口的特洛伊傳說,通過藝術作品和考古出土物將傳說和現實聯系了起來。偉大的城市因為一位美人陷入十年的戰爭——特洛伊戰爭的傳說距今已有三千多年歷史,悠久的時光卻并未將故事掩埋,反而為它蒙上一層神秘的光芒。特洛伊戰爭中出現的那些人物——英雄、女人、流浪漢等等,從荷馬到莎士比亞,再到好萊塢,他們的故事在不停地被講述著??脊艑W家現在普遍認為特洛伊城市確實存在。在展覽中,從富有戲劇性的古代雕塑到精美的花瓶,再到充滿沖擊力的當代作品,觀者能夠從這些展品中走近特洛伊傳說中的人物?!杜晾锼沟脑u判》是老盧卡斯·克拉納赫作于16世紀的一幅油畫,描繪的是特洛伊王子被要求在天后赫拉、智慧女神阿西娜、愛神阿佛洛狄忒三位女神中選出最美麗的女神,也就是之后特洛伊戰爭的伏筆。除了后人的相關創作,觀者也能從考古證據中探尋線索背后特洛伊的真相,就如公元前2550年至公元前1750年間的一只陶“人面”壺,考古學家海因里?!な├锫J為“人面”代表的是特洛伊人的守護神雅典娜。

東京國立博物館的特展“人、神、自然——Al Thani收藏品中的古代世界”,聚焦不同地域古代工藝美術品所投影出的當時人們的世界觀和認識,囊括地中海、埃及、中亞等多個地域。展品是從卡塔爾王族Al Thani的收藏中挑選出的117件工藝品,分為“人”“神”“自然”三個主題。

在“自然”這部分,動物形的工藝品引人注目。在古代,不同文化都有動物形的工藝品,以獲取神靈之力。比如阿拉伯半島南部的一件銅器為羱羊的形象,以此表現自然界的強大力量;來自秘魯鼻飾上的動物形象顯得猙獰,是為了在戰場上進行威嚇……將展品進行對比,可以發現這些藝術品和各地迥異的自然環境與文化有關。

東京國立博物館1月15日即將開啟的“《日本書紀》1300年特別展覽:出云與大和”,把目光投向日本自身的歷史?!度毡緯o》是日本最古老的正史,編纂于養老四年(720年),2020年正是其作成1300周年?!度毡緯o》包含兩個層面的歷史敘述,一層為“幽”,是關于神明和祭祀的世界,一層為“顯”,也就是目所能及的現實世界,古代的出云和大和是“幽”和“顯”的象征場所。

出云大社位于日本島根縣出云市大社町,在《日本書紀》的記載中,這里在日本神道教信仰中享有特殊地位,這一神話也與日本起源相關。因此出云大社中有很多寶物流傳,此次也有展出。秋野鹿蒔繪手箱是其中一件,它可能是在1248年被奉納給出云大社,并一直留存至今,可謂鐮倉時代手箱中的精品。從出云大社,到彌生時代出云的古代祭祀,再到前方后圓墳的出現所代表的大和王權的建立,直至古墳后期佛教傳入日本,飛鳥、奈良時代,以天皇、貴族、地方豪族為首的人們信仰佛教,祈愿國泰民安。展覽以時間的線索講述日本歷史上信仰的變化。

韓國國立中央博物館正在舉辦的展覽“加耶本性——劍和弦”,回溯的也是這片土地上神秘的過往——古加耶。這是該博物館1991年首次舉辦《神秘的古代王國:加耶》展覽后再次關注加耶的特展。加耶是位于朝鮮半島南部洛東江流域的一個小部落聯盟,后來被新羅吸收,留下的歷史記錄很少。但近年來隨著考古發掘,大量文物被發現,加耶也在被重新認識。此次這個展覽就以至今為止積累的關于加耶的研究成果,讓人們更好地理解加耶是怎樣為朝鮮文化做出貢獻的。

古加耶自然資源豐富,人們依靠制鐵工藝過著富裕的生活,武器和盔甲精良。大多數以這種方式發展的社會將通過戰爭擴張成為一個大國,但加耶最終仍是一個部落聯盟,且沒有成為一個政治整體。古老的加耶遺址中挖掘出了許多金屬物品,此次展覽即展示了各種各樣的武器和盔甲,代表了加耶金屬加工的技術水平,并通過圖像展示了當時武器和盔甲的使用方式,以及戰士們在戰斗中的苦痛與憤怒。此外,展出的還有精美的陶器、玻璃裝飾等。一件鍍銅王冠也在展品之列,這是當時大加耶國最有權勢者的王冠,雖然現在已顯得破敗,仍能映出當時加耶的燦爛文化。展覽展出這些物品的目的并非停留在介紹過去,而是讓觀眾可以走近加耶的日常生活,由此想象這個古老的部落聯盟和現在的聯系。





責任編輯:徐曉

相關推薦
Produced By 大漢網絡 大漢版通發布系統 七星娱乐首页